泷夜夜夜夜夜.

我!就是画渣与文渣并存,咸鱼和沙雕共生的辣鸡萌新泷夜!
喜欢魔道天官渣反凹凸一人之下狐妖终结的炽天使等等等等(总之很杂就对了.....)
然后,写文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咕,咕咕....

【王者荣耀懿亮】应是何如(一)

  【王者懿亮】应是何如(一)

  王者大陆背景,有私设,不严谨处请多多包涵。

  渣文笔,拖沓的一批,下一更遥遥无期。

  咕.咕咕.....

  顺便提句,快来跟我一起氪懿亮吖呜呜...这对真的太好吃了QAQ

  
以下正文
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司马懿头疼欲裂,脑海里还回响着铁骑的踩踏声,箭羽的破空声,短刀刺入腹部的伤还在隐隐作痛,鼻尖萦绕这淡淡的血腥味,然而身上却并无血渍的粘腻感,身下躺着的也不是冷硬的山石,而是柔软的床铺。

  他睁开眼,强忍着伤痛坐起身,警惕地审视着周围的环境。

  素雅的房间里没有其他人,木制的房梁,精致的浮雕,自己坐着的床边立着张小桌,桌子上

  摆着没用完的绷带,和一些瓶瓶罐罐,看起来是上药用的。

  司马懿掀开薄被,发现腹部的伤口果然已经被包扎好了,绷带下传来丝丝凉意,稍微把刺痛压了些下去。他微微蹙眉,头脑仍然昏昏沉沉,强打起精神,边回忆边整理思绪。

  身居要职的父亲因为那荒谬的天书预言而被君主无情处死,年幼的司马懿如坠冰窟,在武都的地位一落万丈,虽侥幸没死,但也痛苦不堪,渐渐发觉自己绝对不能再在武都待下去了,但这时候叛逃绝对只有死路一条,于是他咬着牙,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向君主请求去稷下学院求学,不曾想到君主竟慷慨地一口答应。

  司马懿深知阴狠的君主不会安什么好心,说不定自己前脚刚走,下一秒他就派人在半路截杀。于是司马懿立刻从武都出发赶往稷下学院,一路都是提心吊胆,不着痕迹地避开君主的势力,专挑荒山野岭的偏僻地走,无暇休息,疲惫不堪。

  结果到底还是在稷下附近的一处小山被一队追兵包围了,寡不敌众再加上整日奔波,司马懿的身手都慢了半拍,一边吃力地闪避着羽箭,一边留神着背后的袭击,却终究是不留神被短刀从正面贯穿了腹部,血流不止,失去意识前,他好像模糊地看见了一只晶莹的青色蝴蝶轻飘飘地飞了过来。

  结果一醒来就在这里了,伤口也被小心地上药包扎,看来自己是被人救了下来,至于是谁这么好心,并且有能力在这么多追兵手中救人,直觉告诉他和那突然出现的蝴蝶有关。

  “醒了?坐着别乱动,换药。”房门突然被打开,走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身形略显单薄,容貌精致,青涩中有着几分独属少年人的昳丽。司马懿抬眼看他,沉默不语。

  少年径直走到床边,麻利地为司马懿拆除绷带上药,然后利索地换上新的绷带。脸上并无表情,周身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淡薄,同样一语不发。

  “你……是你救了我?”司马懿忍着疼,尽量平缓地发问。

  少年换完了药,拿起桌上的药瓶和换下的绷带,蔚蓝色的眼中没有波动,淡淡道:“不是。不要乱动,我叫贤者进来,是他救的你。”

  说完就迈出房门,步履沉稳,浅蓝色的短发随着步伐轻轻晃动。

  司马懿心神微动,暗暗思索道:贤者?稷下三贤者?这里是稷下学院?

  不多时,一青年缓步进入屋内,容貌俊美,只是神色看上去有些疲惫,睡眼朦胧似乎刚睡醒,青色的短丝微微凌乱,翘起来几撮。他微微抬眸,淡淡扫了一眼司马懿,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司马懿没想到传说中的稷下贤者竟如此年轻,不禁微微怔愣。

  “你伤得不重,这几天按时让阿亮帮你换药,不要走动,不出一个月便能好全了。这几日安心养伤,若是来稷下求学的,等伤好利落便入学吧。”声音清润,带着几分慵懒。青年又朝身后跟进来被称为阿亮的少年吩咐了几句,便要出去。

  司马懿忙道:“贤者留步!”

  青年顿住,微微侧首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  司马懿垂首,低声道:“多谢贤者救命之恩,如此大恩,懿如今无以为报。”

  青年轻轻笑了一声,“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举手之劳而已,若要回报,便在稷下好好修习吧。”说完,便走了出去,只留下少年和司马懿两人,屋子里瞬间陷入静默。

  少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卷书,在桌边坐下,一边翻看,一边淡声道:“司马懿,对吧,我叫诸葛亮。刚刚进来的是贤者庄周。”

  司马懿还在思索着贤者那句“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”是什么意思,他又知道了多少。不过身为稷下三贤者之一,知道多少也不足为奇。

  诸葛亮见他沉默不语,自顾自平静地叙述:“这里是稷下学院,你的事情贤者已告知于我,并托我照顾你几日。安心养伤,有事叫我。”

  司马懿回过神来,沉吟片刻,哑声道:“……谢谢。”

  诸葛亮垂眸不答,进盯着手里那卷书,眼神专注无比。

  司马懿叹了口气。这几日奔波劳累,躲避追兵,再加上伤痛在身,一醒来便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,看似平静,其实精神一直紧绷。小心谨慎地打量着一切。

  他想道,好在自己运气不错被救下,就这么到达了目的地――稷下学院。心中的弦一松下,疲惫便涌了上来,他缓缓躺下,闭上了双眼微酣。

  诸葛亮仍然在看书,动作都没变过,半晌才抬头,发现司马懿已然进入梦乡。

  诸葛亮起身立床边盯着他看,眉头微蹙,眼中满是不解。贤者一向让他以学业为重,照顾伤患的事情明明可以委托小童,却偏偏要诸葛亮放下学业,甚至不去听课来照顾司马懿。对此,贤者的解释也只是轻飘飘一句:“应是如此,莫要再问。”

  诸葛亮并不是嫌照顾伤患麻烦而不耐烦。自己从小被三位贤者在稷下养大,贤者对于自己来说,是老师,是恩人,更是亲人。稷下第一的美名并没有让诸葛亮忘乎所以,仍谨记着贤者的教养之恩,只是不解这名为司马懿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,贤者奇怪的反应令诸葛亮敏锐的察觉此事并不简单。但贤者闭口不谈,他也不是多事的人,便没再问。

  “罢了。”诸葛亮轻叹一声,“既然贤者说了应是如此,那亮必尽心尽力不负贤者委托了。”

 

  [未完待续]

QAQ我又短小了对不起对不起大嘎凑合着看吧...
  

  

  

  

  

摸个鱼嘻嘻....
P1阮南烛,P2林秋石,人设参考广播剧
爱猫的男孩子一定都很温柔...!
爱那个爱猫的男孩的人一定也很温柔嘻嘻...

【死亡万花筒】深渊

『阮哥视角,ooc预警...!!!』
『时间线在林林进第十二扇门前』
『大概是某门精在给我们讲故事?』
『算了理解成自言自语也ok....』
『新人第一次发文,多多指教啦...(温柔点嘤』

以下正文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“我于深渊中凝视着他。”
他低头剥了颗糖放嘴里,盯着手里捏着的糖纸,若有所思。
“他很聪明,也很冷静,心肠也不坏,就是淡淡的,摸不透心思。”
话音顿了顿,他把糖纸攥在手里,揉成一团,又展开,慢慢悠悠地抚平。
“他很有趣。别人都怕死怕得要命,一惊一乍,他不一样,几乎不怎么慌的,一会儿就适应了。”
手里的糖纸早已被抚平,他漫不经心地摩挲着糖纸,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。
半晌,他低声呢喃道:
“他很可爱。”
随即勾了勾唇角,慢慢抬起头,眼里带着些许笑意,又重复了一遍:
“他很可爱。”
手里的糖纸又被磨皱了,他还在轻轻地摩挲着。眼里的笑意被一种异样的光取代。哑然片刻,又低声道:
“我很喜欢他。”
他忽然停住摩挲,猛地攥紧糖纸,敛着眸子,不再说话。
半晌,他缓缓松开手指,糖纸摊在他的掌心,皱巴巴的。他抿紧嘴唇,盯着皱成一团的糖纸,悠悠叹了口气,涩声道:
“可他都不认识我,也不知道我是谁,更不知道我盯着他看了好长时间,眼睛都不带眨的。”
说完,又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糖纸,眼神飘飘忽忽略过指尖,停在仍旧皱巴巴的糖纸上,皱紧眉头。
“他身边有好多人,好多朋友。他对他们都很温柔,但总感觉淡淡的...”
顿了顿,又道:
“还好不是对我。”
像是自我安慰,语气竟带着一丝庆幸,连唇角都微微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可他随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,似有似无的笑意僵在唇边,眼中神色微动,无言半晌,又叹了口气。
“可他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。”
糖纸被他抚平后,叠成了一只千纸鹤,安安静静立在掌心。他神色又飘忽起来,缓缓地摆弄着千纸鹤的翅膀,再不发一言。
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神色一凝,背挺得笔直,一动不动,似乎在认真感受着什么。
良久,他眼神一亮,欣喜道:
“他来了!”
随即立刻站起身,嘴里兴奋地喃喃道:
“这是最后一扇了,也是最后一次来.....”
千纸鹤被他毫不留情捏碎,化成齑粉飘散在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后。
“这次,我会站在他身边,和他一起走过我曾缺席的一切。”
他的声音微微颤抖,眼中满是激动之情。他越走越快,甚至跑了起来,每一步都显示着内心的迫不及待。
周遭的黑暗渐渐消散,前方隐隐有光芒闪烁。
“快了...快了...”
终于,他自深渊踏入光明。
踏入――“他”与他共存的世界。
“林秋石,我来了。”
……

“我自深渊走来,我,亦是深渊。”

【END】